思亲走马灯-金字塔

发表时间:2020年06月07日 11:35:34内容来源:思亲走马灯

来自:思亲走马灯文章地址:http://society.zw1973.com/97608195/6522588.htm

思亲走马灯

文:颜淑娴“倘若还有来生,但愿能转生为花朵”。视觉系摇滚乐队glay的歌曲《bible》,主唱那略带磁性的嗓音伴着欢快的节奏,唱出人生无常。

2011年11月,外公因呼吸困难到医院检查,医生证实外公是肺癌末期。平日依赖成性的我,被迫在一夜之间长大。

平凡得再普通不过的日常,在对方的生命消逝之后,共同攒下来的回忆,毫无预警的,如走马灯一般在脑海中盘旋。然后我只能感叹:是呀,这样的场景,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。泪默默决堤。

从医院门口到候诊室的那一条长廊,是我走过最艰辛的道路。手中握着轮椅的把手,轮椅上坐着日渐消瘦的外公。

外公最终还是不敌病魔的摧残,走了。人生无常,生离死别轮番上演,无论再怎么不舍,也要接受亲人离去的残酷现实。

由于外公起皱的手背早已模糊了血管的位置,所以每次接受化疗都是折磨。护士反复在外公手背上扎针,外公的表情从最初的平静转为恼怒,但还是默默忍受,不吭一声。

外公开始消瘦,饮食习惯也起了变化,常莫名发脾气或偷偷饮泣,这些都被我看在眼里。

思亲走马灯

为期半年的化疗结束以后,外公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更加恶化,肺部左边的癌细胞扩散至右边,医生已经束手无策,只能让外公出院,度过他所剩不多的日子。严重的肺积水让他呼吸困难,以致不能平躺,只能坐卧在客厅的懒人椅上。

刺骨的冷气和刺鼻的药水味,不管再怎样叫自己振作,我都无法忍受看着外公的生命在一点一滴的流失。

午夜梦回,被烈日曝晒而皮肤黝黑的外公,穿着夏威夷式花衬衫,疾步走在前头,我在后方亦步亦趋跟着,场景是外公时常在此逗留但如今已被烧毁的芙蓉大巴刹。梦中的他提着一捆十公斤重的油菜花,我则手拿环保袋并挽着外婆,一切都如往常一般。

我夜不成眠,深怕外公会无声无息的离我而去,身为照顾者,我自认做的不够多不够好。莫名的愧疚感油然而生,这样的情绪困扰着我,但又无法逃脱。

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连串的复诊和化疗。化疗室在医院的最尾端,房间窄小,阳光被隔绝在外,里面可以容纳五至七位病人。